快捷搜索:  88888  as  88888/  88888)  888881  888886633x3X6  test  88888 AND mH=GF

申博假网 爱跳宅舞的女孩:冬天光腿,夏天爆肝

这种最早由二次元爱好者在家穿着睡衣,跟着动漫歌曲自娱自乐的舞蹈形式,已经成为二次元文化中重要的一部分。

刺猬公社 | 赵思强

八楼,电梯开了。

一男一女拿着几份文件走进来,不自觉地多看了几眼站在我身边的小巫。他们可能并不了解什么叫洛丽塔,但显然,这种裙摆蓬蓬,蕾丝花边,还配套一个大大蝴蝶结头饰的华丽穿衣风格,成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。

“这是我们B站的UP主,舞蹈区的,ID是小巫酱。”同行的B站工作人员看两人兴致勃勃,介绍起来。

两人听后一副“怪不得”的表情,“能合个影吗?”男生开口问道,“我有个朋友天天看这个(宅舞),我回去问问他认不认识你。”到了一楼,三人合了影,男生还主动要求要和小巫酱摆一个此前很流行的好人卡手势。

舞蹈是最原始的艺术形式之一,是人类本能的表达方式,世界上有很多类型的舞蹈,它背后是一个人的生活态度和别样的文化群体。2018年,两档S级街舞综艺让更多人看到了街舞的魅力,而对于二次元群体来说,他们有宅舞。

这种最早出现在日本,由二次元爱好者在家穿着睡衣,跟着动漫歌曲自娱自乐的舞蹈形式,已经成为二次元文化中重要的一部分,很多人凭借这种内容形式,成了圈内万众瞩目的明星。

目前国内最头部的宅舞UP主咬人猫,在B站有200万以上的粉丝,视频总播放量超过1.5亿。最高一个视频点击量近1700万,弹幕数量7万,2018年B站上市时,她也是同行的8位UP主之一。

但是,当宅舞慢慢跳出原本的圈子,面向更大众时,质疑也随之而来,“宅舞有艺术性可言吗?”“穿短裙丝袜跳舞,不是打擦边球吗?”“这个东西能赚钱吗?”......宅舞视频的制作者开始发现,自己想要通过舞蹈传达的,与观众想看到的,大众所理解的,都在撕裂。

十点排练,迟到一分钟罚一块钱

由于舞蹈动作大多非常简单,宅舞偶尔会被人称作二次元的广场舞。2018年《创造101》的决赛上,舞蹈组的选手每人有一分钟左右的solo时间,杨超越跳的舞,就被很多人“戏称”为宅舞。

“宅舞主要就是情绪的传达,动作自然就简单,跳宅舞其实非常累,因为总是在蹦。”小巫说自己三次元的舞蹈老师评价宅舞就四个字,同手同脚。

第一次接触宅舞,小巫已经有了九年的舞蹈经验。从小学到高中,她学过芭蕾舞,也学过民族舞,宅舞的动作对她来讲,不算太难。

那是2013年,她所在学校的动漫社团想要跳宅舞,但没人会。小巫就自告奋勇,先把舞蹈学下来,自己学会之后教给了社团里的人。“当时学的还是镜面的,都不知道要把画面翻过来。”

跳的第一个舞是初音未来的《Hello How are you》,在此之前,小巫有和社团其他人看过日本宅舞舞见“鼻血姬”发的视频,“当时觉得妹子腿好细。”小巫说。

社团“舞蹈教师”的角色持续了一年多,小巫还从未想过要投稿到舞蹈视频——当时宅舞视频大多发在B站上,但她连B站的正式会员账号都没有。

在进入这个社团之前,小巫不算是一个非常“二次元”的人,她偶尔会追番,但并不狂热;知道cosplay,但自己没有尝试过。会进这个社团,是因为她觉得“招新时穿得衣服很漂亮”,在报名的四个社团里,这个是最后一个。

她现在B站账号的初投稿,其实已经是她录的第三个视频,第一个随便投了一个视频网站,第二个则发在了帮她拍宅舞的摄影师的账号上——也是因为认识了这个摄影师,小巫才想到可以拍摄舞蹈视频。

“当时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想穿小裙子跳舞,也没想过要点击量。”在社团的几年,除了接触到宅舞,小巫还和几个朋友入了洛丽塔的坑,那些华丽的小裙子让她喜爱不已,她想让更多人看见自己穿这些裙子的样子。

小巫(受访者供图)

几乎是同一时间,已经大学毕业的韩小沐也投出了自己的第一个舞蹈视频。是和朋友一起跳AKB48的《恋爱幸运曲奇》,“当时本来是出cos,我是渡边麻友,她是柏木由纪,然后两人觉得出都出了,不如把舞一起学了。”

和小巫完全相反,韩小沐从未学过跳舞,朋友就拉着她在家里的镜子前,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抠出来的。“我属于肢体不协调的人,之前也没想过要跳舞,结果现在跳着跳着越来越喜欢。”

视频发出去之后,很多弹幕和评论直言不讳地说韩小沐跳得烂,韩小沐的反应是:真的烂吗?我能跳出来就挺好了。“现在想想当初还挺幼稚的。”韩小沐说。

后来朋友给她推荐了《Love Live!》,一部在日本大火的动漫,讲述了九个女生在成为偶像的路上努力奋斗的故事,韩小沐本来不太感兴趣,被朋友硬拉着看了三集之后,她哭得稀里哗啦,指着屏幕说“我要跳她们的舞。”

这就是TeamHigh舞团——一个专门翻跳Love live舞蹈的团体——组建的原因。韩小沐和朋友通过各种渠道想要凑齐九个人,前三四个月人员一直很难稳定下来,有时候韩小沐要劝说成员先不要走,至少先拍一个作品出来。

TeamHigh布置录舞场景(受访者供图)

因为成员有各自的生活,在北京服装学院一栋教学楼的镜子前面,排练每周只有一次。“当时成员大部分都是学生,没钱组排练厅,只能在全北京找哪里有免费的镜子。”

免费意味着抢手,很多社团都会来这里排练,先到先得。每到排练的周日,韩小沐就六点钟起床,八点赶到场地,一直坐在那等到十点钟团员陆续赶到,才开始排练。

“我非常严格,十点排练,迟到一分钟罚一块钱。”当时有个团员在石家庄工作,每到排练的时候要早上四点钟起来赶火车,迟到了同样要罚钱。“现在想想我当时真是魔鬼啊。”韩小沐笑着说。

TeamHigh排练(受访者供图)

组团的前半年,韩小沐带着舞团去漫展参加比赛,并在网络上投稿,慢慢知名度打响之后,韩小沐就开始带着团队筹备专场演出。“我组团的梦想就是办一个专场。”

筹备专场用了小半年时间,除了每周的排练,还要排节目单、找场地、做衣服、设计场刊、宣传单和门票.......几乎每个环节韩小沐都要亲自参与,“那时候我住天通苑,裁缝在八宝山,每次去来回要四个小时。”因为投入精力太多,韩小沐甚至停掉了作为经济来源的淘宝店。

这个淘宝店是她大三时注册的,主要卖cosplay假发。她自己的微博名也是“韩小沐_要当个好店长”。

“卖假发也是个要追热点的工作,新番宣传刚发设定图的时候就要分析哪个片子会火,哪个角色会被人喜欢,然后赶紧去找厂家设计,这样才能保证在新番出来的一个月以内拿到现货。”韩小沐说,“我猜得一般还比较准。”

2015年11月28号,专场顺利举行,二百张门票十几分钟就一售而空,再加上在现场卖的周边和生写,最后结算的时候,竟然也没有赔钱。

骂我的评论我会留着,让之后来看视频的人去评价

2018年9月6日,小巫发了一个记录自己录舞的vlog,那天她一次性录了四个舞。这虽然不是常态,但从两三年前开始,小巫始终保持着一个月至少两个视频的更新速度。

更新频率不变,但拍摄一个视频耗费的时间却越来越多了。最开始拍一个宅舞视频,只需要半个小时,架好机器,一遍过,收工回家。但现在往往需要五六个小时的拍摄时间,之后还要再做四五个小时的后期处理。

小巫(受访者供图)

“全身一遍,半身一遍,运动镜头一遍,一些零碎的剧情镜头,还有照片。”随着观众对视频质量要求的提高,过去单纯一镜到底的拍摄方法已经行不通,最近还流行起一个舞蹈剪辑出两个版本,一个是横版,一个是更符合手机观看的竖版。

“观众的口味也在变化,原来你拍了分镜,他们会说,‘你能不能把拍分镜的时间用来好好练舞?’现在则变成了‘你拍了分镜,好用心呀!’”小巫说有段时间,观众只认一镜到底,因为这样才能显示你很厉害,能一次性把舞跳完。

场地和服装的要求也变得越来越高。在场地上一般会有两种选择,一种是摄影棚,贵,一百五一个小时,甚至更高,但是精致,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搭建背景。另一种是室外,几乎没有成本,拍出的效果真实,只是,要注意从镜头前走过的路人,看热闹的目光和琢磨不定的天气。

小巫更喜欢在室外录舞,这就需要她随时留意哪个地方可以录舞,等到去录的时候,一般要一天录两支,不然“太浪费”。2018年六月小巫在国外,相中了一个地方,怕白天人太多,就三点起半起来化妆,等日出之后赶快拍。

有时候路人太多,会导致视频完全没办法用,“有一次在一个景区拍,周边围了一圈人看我,等我跳完还给我鼓掌。”为了不打扰到别人,录舞的时候小巫带着蓝牙耳机,所以从外人的角度来看,就是一个姑娘在没有音乐的情况下乱蹦。

韩小沐有一个舞蹈视频是在商场里跳《卡路里》,但保安会过来撵人,她就在每个地方跳两个八拍,也不放音乐,在心里数拍子。看到保安来了,拎着包赶紧跑。

室外录舞受天气的影响也很大,小巫说自己有一段时间,一旦决定录舞,当天肯定下雨,哪怕是提前一个月决定的。而到了冬天,即便冷到说不出话,为了视频效果也要穿着单薄的衣服录。“有一次冻得脑子都木了,动作全忘了,就只好第二天再去。”

这些辛苦是在视频中看不到的,早期的时候,如果一个视频受到的攻击太多,小巫会出面解释这个视频拍得有多辛苦,觉得“你没看到不代表我没做。”但后来慢慢也不解释了,只能不断提高对视频质量的要求。“骂我的评论我会留着,让之后来看视频的人去评价。”

找到合适的服装也变得越来越难,小巫有时会通宵几天逛淘宝给新视频找衣服,有时候实在找不到喜欢的,就自己做。去年十一她想拍一个舞,用了16个小时给自己做了一套衣服,“要比直接买便宜,布料才不到一百块钱。”

另一个UP主香菜猫饼(以下简称猫饼)也遇到过同样的问题,她经常找不到满意的鞋子。“所以就干脆光脚跳,结果被他们贴上了光脚的标签。”

和小巫、韩小沐相比,猫饼拍摄舞蹈视频的时间要晚得多,最开始的时候,她主要是做游戏视频。那个时候她身上的标签是“扫雷”,因为经常在直播里玩这个游戏。

香菜猫饼

她一直都很喜欢打游戏。六年前她到北京工作,最开始在国家博物馆做安保,每天的工作就是站在油画面前,告诉游客不要拍照。做了一阵之后,她进入游戏行业,从电话客服开始做起,帮助解决玩家在游戏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。

“有一次大年三十,一个大哥打电话,说自己极品装备丢了,骂我骂了半个多小时。”现在提起这个事,猫饼觉得好笑,其实当时她是一边哭一边继续打电话。

后来工作慢慢有了气色,猫饼开始做一些行业里其他的工作,也是在这个时候她开始在B站看一些游戏区UP主的视频,比如敖厂长、某幻。

她非常喜欢某幻,就开始做一些模仿他风格的,剧情类的游戏视频。发第一个视频的时候没有人看,猫饼自己发了一条弹幕:“没有人给我发弹幕,我自己给自己发一条好了。”后来那条弹幕后面追了很多弹幕。

现在这个视频已经找不到了,那个时期的视频香菜觉得做得太差,就删掉了过去几十个投稿。现在有点后悔。

剧情类的游戏视频做起来很繁琐,要先录素材,之后写剧本,再配音,做后期,做一个视频大概要一周。“有时候录音找不到感觉,就要录一个通宵。”猫饼说现在做剧情类游戏视频的人也少了,因为很难获得足够量的关注,投入精力却更多。

所以跳舞对于学过舞蹈的猫饼来说,变成了一个新的选择。在尝试发了几个视频发现效果不错之后,去年开始,猫饼开始投稿舞蹈视频。

香菜猫饼

有段时间猫饼有点急功近利,“当时什么都不想丢,想拍舞蹈视频,想去翻唱,想做游戏视频,又想直播,后来发现什么都没做出来,我就告诉自己,只做舞蹈。”

现在猫饼基本可以做到周更。她告诉了我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粉丝到了一定量级之后,并不是更新越勤越好。

这是和粉丝之间的一个小小心理战。“如果更新太频繁,一个是作品质量很难保证,另一个是粉丝对一个作品的期待值就不会那么高。”猫饼说,50万粉丝左右,一个月更新一两次,反而效果会更好。“我现在还不到一月两更的实力,现在还是积累阶段,先打数量,再打质量。”最多的时候,猫饼一个月更新了8个视频。

“一个好的舞蹈视频不一定是要舞蹈很好,可能是音乐很爆炸,或者动作编的很个性,要不就是场景和后期很酷,每一个都是可以让人记住的点。”猫饼说。

今年她想多拍一些个性的舞蹈,比如选一些有趣的歌,或者搭一些奇怪的场景、在雨天录舞......“现在我还有很多想法没有实现,可能要拍几个月都拍不完。”

小巫也说现在她开始更多地在视频中加入自己的想法,希望能和别人不一样。“我现在希望被当成一个做视频的UP主,我要求的是整个视频的质量,不仅是舞技。”

“卖肉”?

2月初,韩小沐在微博发了一条消息,甩卖自己手上的假发存货,说自己决定转行,去做一个全职的UP主。

2015年的专场结束之后,韩小沐觉得梦想实现了,就解散了舞团,自己也有一年多时间没再投稿,“当时还是喜欢大家在一起跳舞,自己不太敢一个人面对镜头。”翻一翻韩小沐2016年之前的投稿,也会发现几乎每一个视频都是群舞。

也是从这段时间开始,韩小沐开始直播,最初只是觉得直播挺好玩,没打算要全职做这个,“我妈总觉得我打游戏是不务正业,我就开着直播,告诉她其实我在工作。”

转机发生在2018年三月,韩小沐做了B站的签约主播,“有很多事情原来都没有坚持下来,原来一起玩cosplay的,一起跳舞的都成‘大佬’了,我还像个萌新一样。”韩小沐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应该在某一件事情上专注下去。

那段时间韩小沐每天都要直播三小时以上,“现在有时候自己在家玩游戏,我也会以为在开直播,经常喊出声。”韩小沐说。

跳舞也被重新捡了起来,“我还是想被说成是个舞蹈区UP主。”现在韩小沐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每个月投两个舞蹈视频,如果更不了两个视频,就给粉丝抽奖转发1000块钱。“一个视频的成本也差不多1000块钱了。”

没有功底的韩小沐觉得最近遇到了瓶颈,自己动作怎么做都不好看,自己又找不到问题在哪,最近她决定报一个舞蹈班,系统学习一下。“现在宅舞的编舞难度要比原来大很多,大家跳得也没那么精准,只是当兴趣爱好。”重新开始跳舞,韩小沐发现宅舞变化很大,“现在也不止翻跳动漫歌曲,喜欢就行。”

同样提升的还有观众数量,在B站,舞蹈区,当这种影响力慢慢渗透到B站以外,有时则会被不了解宅舞文化的人曲解。“经常有人把我的视频盗到别的平台上去,评论很不堪入目。”小巫说。

猫饼也不希望自己视频被贴上“卖肉”的标签。“服装的选择还是看这个舞需要什么衣服,甚至有的时候是我觉得这件衣服很好看,我要穿它拍一个舞。”有一次猫饼跳了一个掀裙子的舞,结果受到大量人身攻击,“那其实是个搞笑视频,我当时想的是娱乐大家。”

但抛开这些杂音,能够表达自我所带来的快乐,以及无论线上还是线下粉丝们支持,几乎是每个视频制作者坚持下去的动力。

猫饼的粉丝结构很杂,有的是因为游戏视频关注的,有的是因为舞蹈视频关注的,还有些是因为直播,但都对她很好,“其实大家都是朋友,朋友之间做的感动的事情,你的粉丝也会给你做。反而是我做不到对每一个粉丝都一样好。”

第一次跳Love Live的舞蹈的时候,还没上台,韩小沐听见下面的应援声,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。

“我特别感性。”有时候直播的时候韩小沐和粉丝聊天,觉得自己唱歌一般,跳舞也不好,配不上大家的支持,也会说着说着就哭了。

给韩小沐送过礼物的粉丝,她都会回赠一顶帽子,有时候在一些线下活动,韩小沐会看到带着那顶帽子的粉丝,让她有一种被支持的感觉。

小巫也有类似的体验,去年BML的时候,她参与了一个群舞的表演,一共十几个人,下台的时候,小巫听见台下有人喊她的名字,她也没忍住哭出了声。“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小透明,没想到有人认识我。”

有个粉丝在小巫刚刚投稿不久时就关注了她,那时候他刚到北京开始打拼,这两年已经慢慢站稳脚跟,并且结婚生子,现在他会去小巫的直播间,当做反哺,前阵子还做了一个小巫的手办送给了她。

还有一个粉丝给小巫写了两封信,一封是在2016年,一封是在去年,小巫把两封信拿出来一对比,发现字明显变好看了,这种成长这让她觉得很感动。

和电梯里的陌生人合完影,我和小巫进了地铁站。相互告别之后,她穿着小裙子穿梭在长长的通道里,又有很多目光投来。

地铁到了,她还有很多舞等着去拍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