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88888  as  88888/  88888)  888881  888886633x3X6  test  88888 AND mH=GF

申博私网 日本女生考大学有多难?他们一直花很大力气排挤她们

  演讲中的上野千鹤子

  作者 | 侯虹斌

  这两天,东京大学名誉教授、女性学家上野千鹤子在东京大学开学典礼上的讲话,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因为上野千鹤子的这个演讲,是谈性别歧视的,尤其是在2018年日本多所大学曝出可笑的内幕录取消息之后,日本的社会对这个话题敏感度有所提高。

  我想,这里释放出来的信号就是:以东京大学为代表的日本一流高校,已在反省这种赤裸裸的性别歧视了。

  上野千鹤子生于1948年生,是最著名的女性主义学者,个人著述达三十三部、合著达三十种以上。她现任东京大学人文社会学系教授;曾任芝加哥大学、波恩大学、哥伦比亚大学和墨西哥大学等世界知名高校的客座教授。同时,她还是一个畅销学术书作家,2009年的《一个人的老后》热销100余万册,2010年写的《厌女》也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。

  她的《厌女》,我反反复复看了三遍,彻骨的寒冷。非常受益。

  这一次,上野千鹤子是以东大教授的身份,在东京大学的讲台上致辞的(致辞在文末附上)。我注意到,中国的自媒体或者相关报道里,往往引用了她的致辞里的这一段话:

  “你们一定是想着只要努力就能有回报才来到这里的。但是,即使努力也不会得到公平的回报的社会正在等着你们。同时也千万不要忘记,你们能够有着‘只要努力就能有回报’这一想法本身,并非你们自身努力所致,而恰恰是来源于(你们身处的)优越的环境。”

  这段话非常好。它是“反鸡汤”,告诉你,努力了就会有收获,那是公平公正的社会里才有可能实现的。如果把这个与中国社会媒体上正在热切讨论的“996”工作制对比一起看,你大致就能做出判断了——能否有收获,取决于你是否能在一个公平的、付出能产生价值的环境里;收成与你的努力有关系,但是关系不大。

  看上去,告诉你世界的残酷,让你更努力,似乎是上野千鹤子给大家煲的另一种“成功学”,教你比一般情况下更励志。难怪深得一部分人的喜爱。

  东京大学入学演讲刷屏:请不要将你们的努力用于一己输赢

  还有一种解读,是来自于她的另一段话:

  “请你们不要逞强,承认自己的弱点,与他人互相帮助地活下去。孕育了女性学这一学问的虽说是所谓‘女权主义’的女性运动,但女权主义绝非要让女性像男性一样、或是让弱者变成强者之类的思想。女权主义追求的正是让弱者本身受到尊重。”

  这段话也被深受一部分人喜欢。因为他们的理解是,上野千鹤子要求女性不要像男人一样“刚”,承认男女不同,承认性别分工,承认性别差异,不要试图挑战男性。而要安于做男性喜欢的“好女权”。你看,这样的“平权”,多温和,男权就不会讨厌你们了,你们就不会像那样强硬的女权一样被骂、被排斥了,这样的女权主义,就能被男性接受了。

  《非自然死亡》

  两种理解都挺可笑的。

  演讲不能断章取义。上野千鹤子并不是在灌输一种更励志的鸡汤,也不是在教女性要当弱者,不要跟男人一样强。相反,她的重点不是放在“你要更努力”上面,而是放在如何改变这种“不公平”上面。她也不是指引女性示弱,而是说,每个人都有人权,你是弱者,你也同样有权利;不要以为你只有成为强者才有权利。

  实际上,对女性不公平的社会,意味着,只有少部分有机会变成强者的女性才能有一定的权利。真正的公平,是无论强弱,都有同样的权利。

  不要以为,你没有平等的权利是因为你不够优秀。不要以为,女性不努力、没本事,才会遭遇不公平。这种蠢话实在是听得太多了。实际上就是说,女性要非常优秀,才能得到普通男性天然拥有的权利。天赋人权,意味着,不是一小撮优秀的女人才配有人权,软弱的、没能力的女人就不配有。

  《年龄歧视》

  不改变这种不公平、不公正的社会制度和结构,那么,哪怕有几个优秀的女人能爬上高位了,也丝毫不意味着男女平等了。相反,她们可能被利用成更多的女性堕入深渊的遮羞布。

  举个例子。微博上永远有一种声调是:

  “屠呦呦这样的女人才是真女权。你们对社会有什么贡献?怎么配谈?”

  原来,女性没有拿诺贝尔奖,就不配谈平等与权利?女性要奋斗到那么强大,才配坐在谈判桌上,与一个普通男人竞争同样的权利?

  不需要额外地成为强者,弱者也能天然地拥有平等的权利,这才是上野千鹤子的意思。

  而上野千鹤子指的“不公平社会”也是有的放矢的。这就是男女生录取的的极大的不公平。她提到:

  “经过文部科学省对全国81所医科大学的医学部进行的清查,男生的合格率竟平均达到了女生的1.2倍。东京医科大学是1.29倍,顺天堂大学达到1.67,昭和大学、日本大学、庆应义塾大学等私立学校也赫然紧随其后。……东大理科3类则是1.03。”

  “女生比男生更难合格是因为男生的成绩比较好吗?公布了上述结果的文科省的负责人做出了这样的评论:‘男生(合格率)占据优势的学部与学科除此之外完全没有,无论是理工科还是文科都是女生占优势的情况比较多。’也就是说,其他学部的女生入学的困难程度都在1以下、唯独医学部超过了1这一情况,定然是有某种理由存在的。”

  《读卖新闻》于2018年8月初进行了一项调查,询问了全日本81所设立医学部大学的男女录取比,结果显示,在76所做出回答的大学中,有59所在春季的一般考试中录取了更多男生,而且,在男女录取比差距排行前10名的受访高校中,18年的录取差距均普遍比17年还大。

  “东大新生的女性比例长年以来一直没能越过“20%之墙”——到了今年更是只有18.1%,比去年还要低。从统计上说男女生偏差值的正态分布并无差异,因而说明报考东大的女生要比男生更加优秀。”

  如何理解?借用“知乎”上一位作者Ikaros Sigure通俗易懂的解释:

  “一般偏差值是正态分布。假设东大一年招收了全日本最优秀的1000名学生,其中男生800人女生200人,而全日本的男女考生人数相同且都报考了东大的话,意味着这一年招入东大的女生是全体女生的前200名,而男生则是全体男生的前800名。显然如果完全公平的话,可能有大约300名男生的录取通知书应该给女生才对。”

  事实还不止如此。

  由于女生录取率极低,所以女性即便水平足够高了,但仍然避免报考东京大学,避免成为炮灰。按作者Ikaros Sigure的说法:“假设全日本合乎条件的只有一半的女生报考了东大,那么在完全公平的情况下,女生的合格率应该是男生的两倍(分子不变分母减半)。”

  上野千鹤子还提到:

  “2016年的学校基本调查表明男生升入4年制大学的比例是55.6%,比女生的48.2%高出7个百分点。这一差距并非成绩之差,而是‘儿子供到大学,女儿供到短大(短期大学)。’这一父母们重男轻女的想法所造成的。”

  这意味着,有一定比例的女生,从一开始家里就不打算让她上正规大学。

  纪录片《女性的贫困》

  简明扼要地总结一下:女生与男生的智力相同、水平接近的情况下,一部分女性,父母让她念短大,淘汰了。一部分女性分数不错,但鉴于女性极低的录取率,放弃了东京大学的志愿。在最后剩下那一部分填“东大”志愿的考生中,按比例,女性录取前200名,男生录取前800名。

  有没有感觉,熟悉的味道,熟悉的处方?

  但这种手法,仍然没能把女生排挤掉。他们还得想更多的办法。

  2018年12月10日,据日本《朝日新闻》中文网报道,10日,日本顺天堂大学与北里大学宣布,医学院曾实施违规入学考试。顺大以“女性在心理成熟方面比男性早,女性考生的社交能力较强,因此有必要进行修正”为由,在进行面试等的第2次考试评价中,采用了男女相异的合格线等。

  ——说人话,那就是,因为女生整体比较强,所以要扣分。

  违规入学考试导致2017年、2018年的春季入学考试中共计165名考生“被落榜”。顺大方面表示将采取方针,追加录取在第2次考试中不合格的48名考生(其中47名为女性)。

  事发后,日本顺天堂大学召开了记者发布会,会上就医学部区别对待女性考生行为进行了道歉。并对17年与18年两轮考试中因学校违规行为落榜的48人追加入学资格。图丨NHK电视台

  而北里大学则在2018年度(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)的普通入学考试中联系补录的考生之际,优先联系了男性考生及复读次数较少的考生。

  更有名的是,2018月8月,东京医科大学也曾经曝出为不录取女生、而篡改女生入学成绩。在去年和今年的入学考试过程中,校方通过控制分数的方式,让101位成绩原本达到录取分数线的考生“落榜”。这一人数已经达到了该校近两年录取总人数的近四分之一。其中,女生多达67人,占比66.7%。

  原因是,校方希望最大程度地压低女生录取比例,因为,女生即使成为了一名医生,也会有比较高的概率因结婚或生育而离职。所以他们把女生的考试成绩人为地调低。这一传统,至少延续了十多年了,东医大一直用下调女生入学考试成绩的方式来减少录取女生的人数,更在评分中对所有考生的分数都进行了篡改。

  而东医大的东窗事发,也是出于另外的贿赂案,纯属偶然,否则这传统还会继续。

  要知道,现实当中,考大学,已是最接近公平的一个台阶了,因为标准非常客观,这种不公平肉眼可见,可以玩的花招少。进入工作当中,标准是含糊的,不公正只会比考学多十倍、百倍,却无从置喙。比如说,女性教职。上野千鹤子说:

  “东京大学的教职中,女性助教只占18.2%,副教授11.6%,教授则低到7.8%。这一数字甚至比国会议员的女性比例还要低。而15位学部长、研究生院长中女性只有1人,历代东大校长中则从未有过女性。”

  2018年8月3日傍晚,大约100人在东京都新宿区校园前举行了抗议游行活动。

  知乎网友补充了一个信息:“上课时候早稻田的石田京子准教授说,法学部以前男生占绝对多数,现在女生多起来了,可是到了法科大学院,一下子就少了很多。到了教员级别,整个早稻田法科大学院,算上她,常勤女教授,一共俩。在座的(包括我)外国同学都震惊了。”(@凡人之壁啊)

  高等教育机构中女性教师所占比率,日本一直是很低的。2004年,女性仅占16.64%,2006到17.90%。但仍未达到20%。不意外,以前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,跟着导师参加过一些国际学术会议,中国高校还有一些女性教授,日本是清一色的男性。听他们讲,女性教职人员的公开发言,都会被视为“不得体”的,仅仅因为她是女性,本应躲在幕后。

  不仅日本,韩国、香港、台湾等地,高等学府中女性的高级教职占比都很低。比如说,香港大学、香港中文大学、香港科技大学等八所香港公立大学里,2017/18 学年平均只有 18.8% 的高阶教职(主要指Professor、Reader、Senior Lecturer、Principal Lecturer)由女性担任。

  有人认为,不能只看这个致辞当中,上野千鹤子谈女性不平等的那主体部分,而应该看到她在结尾时说的“用自身所获取的资源去让社会总效用增加”的这一部分,多高屋建瓴啊!

  是这样的吗?

  这是一篇好文章,切中时弊、有理有据;她面对的是东京大学,日本最优秀的学子,所以,她鼓励东大学生勇敢地站起来,改变这些不公平的现实。这就是努力“让社会总效用增加”了。

  ——然而,非要自作聪明地说,这是为全社会的进步,而不是为女性平等,你们不要过于关于女性受到不公平的那部分——这种歪解,就又回到一种传统的“坏”了。他们表达的潜台词是:

  女性的权利是毛毛雨、上不得台面;上野千鹤子的致辞好就好在,虽然通篇大部分都在谈女权,但结尾升华了一下,我可以把它理解为为人类(man)奋斗,而不是为女人(woman),马上就上了一个档次。

  女人(woman)的利益不算在人类(man)里面,它要单列一行的。

  有时想想真的很滑稽。一位日本最有名的女权主义者,因为致辞致得好,大家就争相把她的观点和态度和“女权主义”划清界限,好东西抢着要,绝不能让女权主义沾光。

  没人和你们抢。

  里面的女性生存非常艰难、拮据。没有哪个不勤奋,她们因为打多份零工,加上照顾小孩,一天工作加家务,超过十六个小时,有时还因为没钱而营养不良。因为她们上的是短期大学(日本的2年制大学,以职业、教育、家政方面的专业为主,介乎于专科(「専門学校」)与普通本科之间,毕业后获得相当于EQF5级的学位“短期大学士”),所以她们找的都是低薪的工作,而且基本上没有升职加薪的可能。

  而侥幸读了大学的,一方面要还高额的助学贷款,另一方面,女性比中国还难找工作、就算找到了工资也会明显比男同事低,她们可能直到四十五岁之前都还不完贷款,也不敢结婚。一旦有了非婚生子、或者是被男人从家里赶出来,那就真是死路一条了。

  这些问题,日本再贫困的男性,也永远不会遇到。它是单独属于日本女人的葬身之地。

  就这样,你还觉得,女性怎么老是卖惨呢?公平这件事儿并不重要呢?日本是全世界最发达、最文明的国家之一,然而,它在世界经济银行的《全球女性性别平等报告》中,一直是性别最不平等的几个国家之一。我们就该知道,人权、平权,并不能保证女权。

  因为他们没把“女人”算进“人”里面。Man的权利,干卿何事?

  以下是平成31年度東京大学学部入学式,上野千鹤子祝辞全文,译文来自知乎:Ikaros Sigure。

  祝贺你们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来到了这里。

  想必你们一定从未怀疑(你们所通过的)那个选拔考试的公正性。否则的话,定然会群情激愤。然而就在去年,东京医科大学的入学考试中,女性学生与复读生受到差别对待的问题被曝光。随后经过文部科学省对全国81所医科大学的医学部进行的清查,女性学生入学的困难程度——男生的合格率竟平均达到了女生的1.2倍的事实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。东窗事发的东医大是1.29倍,最高的顺天堂大学达到1.67,昭和大学、日本大学、庆应义塾大学等私立学校也赫然紧随其后。而低于1.0,也就是说女生反而比较容易考上的则是鸟取大学、岛根大学、德岛大学、弘前大学等等地方国立大学医学部。至于东大理科3类【1】则是1.03,虽然比平均低却比1.0要高,这个数字该如何解读呢。统计是非常关键的,因为考察只有基于统计才能成立。

  女生比男生更难合格是因为男生的成绩比较好吗?公布了上述结果的文科省的负责人做出了这样的评论:“男生(合格率)占据优势的学部与学科除此之外完全没有,无论是理工科还是文科都是女生占优势的情况比较多。”也就是说,其他学部的女生入学的困难程度都在1以下、唯独医学部超过了1这一情况,定然是有某种理由存在的。

  事实上,各种数据都表明女性考生的偏差值【2】都比男性考生要高。首先,女生为了避免复读,一般选择志愿时都会留有余地。其次东大新生的女性比例长年以来一直没能越过“20%之墙”——到了今年更是只有18.1%,比去年还要低。从统计上说男女生偏差值的正态分布并无差异,因而说明报考东大的女生要比男生更加优秀。再者男女学生升入4年制大学这一比例本身就差距很大,2016年的学校基本调查表明男生升入4年制大学的比例是55.6%,比女生的48.2%高出7个百分点。这一差距并非成绩之差,而是“儿子供到大学,女儿供到短大【3】”这一父母们重男轻女的想法所造成的。

  最近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者马拉拉·优素福扎伊访问日本,向公众诉说女性教育的必要性。这对于巴基斯坦来说当然非常重要,然而日本可以说与自己无关吗?“反正是女孩”“不过是女孩”这种泼冷水、拉后腿的言论,(学术上)叫做“aspiration的cooling down”也就是“意欲的冷却效果”。马拉拉的父亲在被问到“是怎么教育自己的女儿”时,回答“只是没有折断女儿的翅膀罢了”。无数的女孩子正是从幼年时代开始,就已经被折断了谁都拥有的翅膀。

  而那些好不容易才考进了东大的男女学生们将要面对的,又是怎样的环境呢。当与其他大学的学生们联谊时,东大男生总是很受欢迎。反之,有位东大女生则告诉过我,当她(在联谊中)被问道“你是哪个大学的?”的时候,只敢回答:“东京……的、大学。”究其原委,要是回答了“东大”就会被敬而远之。为什么男生们对于自己是东大生满怀骄傲,女生们却不敢如实回答呢?正是因为,男性的价值明明和成绩的好坏是一致的,而女性的价值却并非如此。女孩子从小开始就被期待要“可爱”【4】。那么“可爱”是一种怎样的价值呢?作为一种被爱护、被选择、被保护的价值,其中隐含着绝对不能威胁到对方的意思。所以女生会倾向于隐藏自己成绩好的事实与东大生的身份。

  曾经有过一起东大工学部与研究生院的5名男生集体强暴私立大学女生的案件。作为加害者的男生中3人被开除、2人被停学。一位名为姫野カオルコ的作家以此事创作了名为《因为她脑子笨》的小说,去年东大也开了一次讨论这部作品的座谈会。“因为她脑子笨”这句话据说正是(姫野)在采访加害者时那名男生所说的话。相信大家去读一读这本书,就会了解东大的男生在社会上是怎样被看待的。

  东大至今为止仍然存在事实上不准东大女生加入、只允许其他大学的女生参加的社团。在我还是学生的半个世纪以前也有这样的社团,如今半个世纪之后的今天却依然存在,不得不令我感到震惊。因而就在今年3月,东京大学男女共同参画担当理事兼副校长发出警告,明确指出这种排斥女性学生的现象与提倡平等的《东京大学宪章》相悖。

  至今为止你们所生活学习过来的学校,正是这种表面平等的社会。男女在偏差值竞争中并无差别。可是当真正进入大学的一瞬间起,性别歧视就已经在暗处悄然开始。然后当你们进入社会,还会遭遇到更加露骨地横行霸道的性别歧视。非常遗憾的是,东京大学也正是这样的一个例子。

  本科生中占大约20%的女生,到硕士课程占25%,博士课程则达到30.7%。然而在教职中,女性助教只占18.2%,副教授11.6%,教授则低到7.8%。这一数字甚至比国会议员的女性比例还要低。而15位学部长·研究生院长中女性只有1人,历代东大校长中则从未有过女性。

  研究这些现象的学问——“女性学”,在40年前诞生,此后被叫做“性别研究(gender studies)”。在我还是学生的时候,这一学科还未曾问世。因为没有,所以我创造了它。女性学诞生于大学之外,而又打入了大学之内。25年前我就职于东大时,是当时文学部的第3个女性教员,然后得以站在讲台上教授女性学。而当我创立这门学问时,世上还充斥着各种(有关性的)谜团。为什么说男主外、女主内?家庭主妇是干什么的人?在还没有卫生巾与棉条的时代,来月经的时候都用什么?日本历史上有过同性恋吗?……因为这些问题谁都没有调查过,所以根本不存在任何的先行研究。所以我就算干什么,都能成为那个领域中的“开拓者”“第一人”。如今的东大无论是研究家庭主妇,还是研究少女漫画或是sexuality都能拿到学位,正是因为我们曾在这个全新的领域中奋力钻研才能实现的。而推动我奋斗至今的动力,正是不知疲倦的好奇心与对社会不公的愤懑。

  学问当中也有“创业领域”【5】。既然有正在衰落的学科,也就有着方兴未艾的学科。而女性学正是这样的学问。不仅是女性学,环境学、信息学、残疾研究等等的新领域都在新生之中。而这些正是顺应了时代变化的要求。

  在此我要郑重声明,东京大学是一所充满了变化与多样性的大学。接受像我这样的人,乃至让我站到这里来正是证据之一。此外,东大还有着国立大学史上第一位在日韩国人【6】教授姜尚中,也有国立大学史上第一位高中毕业文凭的教授安藤忠雄【7】。还有盲聋哑三重残疾的教授福岛智【8】。

  你们是通过重重选拔才来到了这里。每一名东大生每年要花费500万日元国帑。而今后4年等待你们的将是极好的教育学习环境,这一点在这里执教多年的我可以保证。

  你们一定是想着只要努力就能有回报才来到这里的。但是,正如我一开始所说的那样,即使努力也不会得到公平的回报的社会正在等着你们。同时也千万不要忘记,你们能够有着“只要努力就能有回报”这一想法本身,并非你们自身努力所致,而恰恰是来源于(你们身处的)优越的环境。你们今天之所以能这么想,正是因为至今为止你们所处的环境给予你们的,是不断的鼓励、支持、帮助,以及对你们所达成的事情的褒扬。但是在这个世界上,努力过却只得付诸东流的人、想要努力却无能为力的人、努力过头以致身心俱疲的人……还有很多很多。同时在开始努力之前,就被“不过是你这样的人”“不过是我这样的人”这样的想法扼杀的人也还有很多。

  所以,请不要把你们的努力,仅仅用在让自己站在金字塔顶之上。请让你们得天独厚的环境与能力,不要用在压迫那些没有得到这些东西的人身上,而是用来帮助这样的人们。然后请你们不要逞强,承认自己的弱点,与他人互相帮助地活下去。孕育了女性学这一学问的虽说是所谓“女权主义”的女性运动,但女权主义绝非要让女性像男性一样、或是让弱者变成强者之类的思想。女权主义追求的正是让弱者本身受到尊重。

  今后等待着你们的,将是一个至今为止的理论所无法预测的未知的世界。至今为止你们追求的都是有正确答案的知识,而今后等待着你们的将是充斥着没有正确答案的考问的世界。大学之所以需要多样性,是因为新的价值正是在系统与系统之间、文化与文化之间的摩擦之中诞生的。同时(你们)也没有必要局限于校内,东大也有着支持包括海外留学、国际交流与解决国内不同地域的课题等活动的机制。所以也请你们追求未知、飞向外面的世界。没有必要害怕文化不同的世界,只要有人生活的地方就一定能生活下去。我希望你们能够获得——在即使东大的名号毫无作用的世界——无论是怎样的环境与世界、哪怕是成为难民,都能够活下去的知识。我坚信——在大学学习的价值,并非在于获取已为人知的知识,而是为了获取能够孕育未为人知的新知的知识。孕育知识的知识,我称之为“元知识”【9】。而让学生获取“元知识”,才正是大学的使命。

  欢迎来到东京大学。

  平成31年4月12日

  NPO“女性行动网络”理事长·东京大学名誉教授

  上野千鹤子

  译者注:

  【1】原则上所有理科3类学生升入大三后将进入医学部医学科。

  【2】日本计算成绩的方法,表明考生在全体考生中处于怎样的位置。偏差值50为平均分。东大要70左右的偏差值才能合格,意味着合格者在所有考生中排名在前约2.3%以内。

  【3】日本的2年制大学,以职业、教育、家政方面的专业为主,介乎于专科(「専門学校」)与普通本科之间,毕业后获得相当于EQF5级的学位“短期大学士”。

  【4】原文「かわいい」。

  【5】原文「ベンチャー」。

  【6】指由于殖民历史,出生、成长在日本但拥有韩国国籍的人。

  【7】甚至是“特别荣誉教授”,至今东大只授予过7人,其中3人为在世诺奖得主。

  【8】也是日本第一位盲聋人大学生与全世界第一位盲聋人全职大学教员。

  【9】原文「メタ知識」。

  侯虹斌,作家,资深媒体人,复旦大学新闻学院业界导师,腾讯大家等签约作家,女性主义者,已出版十余本专著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