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88888  as  88888/  88888)  888881  888886633x3X6  test  88888 AND mH=GF

抗癌新药达可替尼在中国获批上市,这几个特点大家应该知道

(一)

2019年5月15日,重磅消息传来,抗癌新药达可替尼(商品名:多泽润)在中国获批上市了!

达可替尼由著名药企辉瑞开发,属于二代EGFR靶向药物,这次的适应症是“单药用于EGFR基因敏感突变(19号外显子缺失突变或21号外显子L858R 突变)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患者的一线治疗

肺癌的EGFR靶向药物竞争挺激烈的,上市的已经有好几个,不仅有一代药物(吉非替尼等),还有二代药物(阿法替尼)和三代药物(奥希替尼)。

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,达可替尼在中国的上市依然受到很大关注。原因有两个:

1:它在中国EGFR突变患者临床试验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达到18.4个月,远超过一代药物。

2:它是目前唯一被证明,和标准疗法相比,能显著延长EGFR突变患者总生存期的靶向药物!

今天借由达可替尼上市,我们就一起看看它的特点,并分析一下它最重要的一些数据。

(二)

首先说说它为啥叫二代EGFR靶向药。

EGFR靶向药目前有三代,除了时间先后以外,还在药物设计目标上有不同:

一代:抑制主流的EGFR突变蛋白(可逆)

二代:抑制主流的EGFR突变蛋白(不可逆)

三代:抑制主流的EGFR突变蛋白,而且对T790M耐药突变蛋白依然有效(不可逆)

一代的药物,不管是进口易瑞沙,还是国产凯美纳,虽然对适用患者开始的效果不错,但无奈平均不到一年就会出现耐药。

达可替尼的出现,就是为了改进一代靶向药的局限,提高治疗持续时间,改善患者生活治疗,争取延长患者寿命。

和一代药物相比,二代的达可替尼有两个显著不同:

第一,它和EGFR蛋白是不可逆结合,一旦和突变蛋白结合就不下来了,因而理论上能有更好和更持久的抑制效果。

第二,除了EGFR蛋白,它还能抑制HER2和HER4等相关蛋白,不仅可能延缓一些患者的耐药问题,还能帮助HER2突变患者。

临床数据证明,确实很不错!

在吴一龙教授等牵头的代号为ARCHER1050的三期临床试验中,达可替尼直接和吉非替尼PK,用于一线治疗EGFR敏感突变肺癌。

达可替尼完胜!研究数据发表在顶尖的《柳叶刀·肿瘤学》和《临床肿瘤学杂志》上。

绝大多数参与试验的患者使用达可替尼后,肿瘤都显著缩小了。

吉非替尼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是9.2个月,而达可替尼达到14.7个月,延长了5个月以上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如果单独分析中国患者数据,这个数字更是达到18.4个月。

所以,从疾病控制的持久性来看,达可替尼确实比一代药物好。

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数据,要能延长总生存时间才是!让病人活得更久,才是所有抗癌药的终极目标和黄金评价标准。

以往的靶向药物通常能控制疾病进展,提高患者生存质量,但很少能真正延长患者寿命。

达可替尼做到了!

2018年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(ASCO)年会上,数据揭晓。吉非替尼患者中位生存期为26.8个月,而达可替尼达到34.1个月,提高了半年多!

达可替尼,是第一个被证明能在总生存时间上战胜一代靶向药的新药!

现在,携带EGFR敏感突变的晚期肺癌患者,如果一线使用达可替尼,平均总生存已经接近3年。配合更多后续治疗,部分患者将有机会把肺癌变成慢性病。

由于这些优秀的数据,达可替尼已经在欧美上市,同时获得专家认可,成为肺癌指南中的一线用药选择。

(三)

达可替尼的临床试验数据有很多,还有几点大家也应该了解一下。

第一,达可替尼的副作用可以通过适当减量来控制。3期临床试验中使用的是45 mg,由于副作用,很多患者都需要减量使用。幸运的是,后续研究表明,初始剂量45mg,然后根据耐受性减量能显著降低副作用,同时并不影响疗效。

第二,达可替尼对EGFR蛋白的两大突变类型:19号外显子缺失和21号外显子突变,疗效非常接近,都比较好。这和以前的药物很不一样。第一代靶向药通常对19号外显子缺失患者的整体疗效要明显更好。

第三,达可替尼或许可以延缓脑转移的发生。在研究中,达可替尼组的耐药患者只有1例发生了脑转移,而吉非替尼组有11例。达可替尼对脑转移的疗效还需单独的后续试验证明。如果它确实能延缓脑转移,那对患者是很大的福音。

(四)

现在对于携带EGFR敏感突变的肺癌患者,中国上市的靶向药,一共已经有6个,而且都进入了一线治疗。这对患者绝对是好事儿,有选择总比没选择好,而且竞争多了,价格肯定也会有所降低。

但有时候吧,选择多了也挺头痛的。

比如,怎么科学选择用药顺序,成为了一个难题。到底是“一代+三代”,还是“二代+三代”,还是直接三代?

有早期数据显示,对达可替尼耐药的患者中,有50%左右能检测到T790M突变。这提示达可替尼的后续或许可以接上三代药物,比如奥希替尼。

目前药物使用的最佳顺序答案还不清楚。具体如何选择,最重要的一个数据是不同选择下的总生存时间。

我们还需要等待一些关键数据,比如,达可替尼耐药后,多少人能使用三代药?效果如何?三代药用于一线治疗的中位生存期是多长?

综合目前看到的数据,我个人认为未来治疗中,“二代+三代”会是比较主流的选择。

当然,对于患者的治疗,一要考虑生活质量,二要考虑生存时间,三要考虑治疗费用。大家需要找到这三者之间的平衡,让受益最大化。

ALK突变的肺癌患者,使用靶向药物组合后,平均生存期已经接近5年,越来越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对慢性病的定义。相信在科学的指导下,EGFR突变的肺癌患者也会引来自己的春天,带瘤生存期越来越长,把它变成慢性病。

这,就是战胜癌症的定义。

今天,达可替尼又给我们增加了信心。

致敬生命!

参考文献:

1. Dacomitinib versus gefitinib as first-linetreatment for patients with EGFR-mutation-positive non-small-cell lung cancer(ARCHER 1050): a randomised, open-label, phase 3 trial. Lancet Oncol. 2017Nov;18(11):1454-1466.

2. Improvement in Overall Survival in a RandomizedStudy That Compared Dacomitinib With Gefitinib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Non-Small-Cell Lung Cancer and EGFR-Activating Mutations.J Clin Oncol. 2018 Jun 4:JCO2018787994.

*本文旨在科普癌症新药背后的科学,不是药物宣传资料,更不是治疗方案推荐。如需获得疾病治疗方案指导,请前往正规医院就诊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